当前位置: 首页 >  有车之后

产油国冻结产量油价仍难抬头

发表时间:2019-10-05

世界主要石油生产国卡塔尔、沙特阿拉伯、俄罗斯、委内瑞拉4国能源高官近日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闭门会议,就油价问题进行磋商,最终同意将原油产量稳定在2016年1月份水平,以期延缓油价下跌趋势。

尽管4国经讨价还价得以妥协,但全球油价能否就此稳定下来仍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各国在石油市场份额上的较量 依然存在。全球原油产量急剧增加,主要原因是以沙特为首的海湾国家为抢占市场份额扩大生产。经过本次闭门会议的“较量”,沙特和卡塔尔放弃原来的“增产” 立场,俄罗斯和委内瑞拉也改变了原来的“限产保价”立场,但各方对市场份额的争夺却没有就此终止。

因此,这份不伦不类的“冻结”协议,无法令投资者相信目前供大于求的格局将有所改变。2月16日,纽约商品交 易所3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下跌0.4美元,收于每桶29.04美元,跌幅为1.36%。4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下跌1.21美元,收于每 桶32.18美元,跌幅为3.62%。

“从这4个国家的构成来说,俄罗斯是相对迫切地希望能够尽快稳定住油价,从而改善国内政治经济的窘境,而沙特 虽然由于油价下跌导致国内也出现了一些经济和财政问题,但从需求程度来说,沙特更多地应该只是在做做姿态。”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杨雷对《中 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

“从政治角度来说,在中东地区影响力争夺方面,沙特与俄罗斯的矛盾在逐步尖锐化,因此虽然沙特加入了这份协定,但并不一定能够真正履行,可以说这份协议的表面意义要大于其实际意义。”杨雷解释道。

实际上,当天达成的“冻结”协议是有前提的。俄罗斯能源部长亚历山大·诺瓦克说,“如果其他产油国加入这一倡议”,四国愿意将石油产量“冻结”在今年1月份的水平。

沙特石油和矿产资源大臣阿里·本·易卜拉欣·纳伊米说,“冻结”产量是“恰当”举措,希望其他产油国也采纳这一方案。

委内瑞拉石油部长欧洛希奥·德尔皮诺说,发起这一倡议的产油国2月17日在伊朗首都德黑兰与伊朗和伊拉克官员商讨限产方案。

“我们同意冻结产量的理由很简单:我们今后几个月会评估并决定是否采取更多措施稳定和改善(石油)市场,而现 在只是这一进程的开始,”纳伊米说,“我们不期望(石油)价格出现大幅反弹,不希望减少供应,我们希望满足市场需求,希望一个稳定的油价,我们必须一步一 步来。”

其实仔细研究不难发现,伊朗实际上是这份协议能否执行的最大不确定因素。今年1月,西方国家因国际原子能机构 确认伊朗履行伊核问题全面协议相关承诺而解除对其的经济制裁。作为全球第四大储油国,伊朗如今的原油日产量超过100万桶原油,仍低于其自身产能和经济制 裁前水平。为谋求重夺原油市场份额并改善经济状况,伊朗已表示将在数月内大幅增产。

伊朗驻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代表阿萨利向媒体表示,要求伊朗冻结石油产量是不合理的。当伊朗遭到制裁时,部分国家却在提高产出,是他们导致了油价下滑,因而他们如何能够期望伊朗现在配合,并不付出代价?

他表示,伊朗将会持续扩大石油产出,直至达到因核计划问题而受国际制裁之前的水准。

杨雷也指出,伊朗刚刚被解除制裁措施,正在积极参与国际社会希望国内的石油资源能够大规模出口,因此必然不愿意受制于这样的协议和机制。

可见,协议能否获得其他主要产油国的认同也存变数。经济高度依赖石油出口的伊朗和伊拉克要提高原油产量以发展本国经济,而美国和尼日利亚等主要石油生产国也未必愿意按照这4个国家的音律起舞。

中国经济安全专家、国家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江涌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方面,伊朗解禁以 后,认为本国不应当遵守这份协议,各国不应该对其再施加约束;另一方面,没有加入协议的国家会不会削减原油产量也很不确定,所以未来原油的供给方应该不会 有太大变化。另外,全球经济仍然不被看好,世界经济低迷的状况很难改善,因此需求方还会继续保持疲软。在这种供求关系下,油价依然很难抬头。

对于今后如何更好地稳定油价,江涌认为,关键要看各方有没有稳定油价的意愿。一方面像俄罗斯这样的产油国对控 制油价的意愿非常强烈,因为油价下跌、开支增加导致本国的外汇储备在不断削减;另一方面,需求方并不希望油价上升,特别是金融市场还急于能够从油价波动中 牟利。可见,影响市场的力量非常多元,各方力量仍然无法聚焦,因此产油国内部很难达成一个有实际效用的协议。

杨雷也指出,产油国内部间的矛盾制约着油价的稳定。“虽然OPEC依然是一个比较合适的平台,但是目前来看, 作用还是相对有限。当前一些外部国家比如美国、俄罗斯对能源市场的影响更大,特别是美国还要在能源市场上出口页岩气,这必然会对能源市场造成较大冲击。因 此国际油价的探讨仅仅放在OPEC这个小小的范畴之内已经不够了,现在需要一种更高层次的协调。”

杨雷表示,目前国际油价更多地受到政治因素的操控,因此市场迫切需要一种更加多元化的油价形成机制来摆脱这种 局面。当前伦敦布伦特和纽约商品交易所是两大油价形成机制,这是很容易被操控的。如果未来能够更多地考虑像中国这样的原油消费大国,在参考油价的供求时, 能够将上海国际石油期货交易中心考虑进来,相信可以更好地摆脱国际政治的影响,更多地由市场来引导油价形成,使国际油价的形成机制向着多元化的趋势发展。